• 首页 >> 新闻外宣 >>外媒看孝感
湖北日报:美丽董桥变奏曲


时间:2019-09-26 15:22 信息来源:湖北日报 字体:[ ] 视力保护色:

m_hbrb20190925LiangHuiZongShenYi_6.jpg

文/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赵峰 通讯员 毛珍 刘小平

图为:董桥村一角。


  省级美丽乡村示范点、省级面源污染治理试点村、省级高产农田创建示范村……9月12日,慕名前往安陆市烟店镇董桥村采访,同行的镇干部跟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不停交代:“一定要跟老刘书记聊一聊。”

  老刘,刘有旺,在董桥村两委任职超过40年。今年上半年,66岁的刘有旺退休。

  见到守候在村口的老刘,皮鞋、西裤、短袖白衬衫,胸前别着党徽,很精神!

  品一口茶,把后背直挺挺地靠在椅背上,双眼仰望湛蓝天空,老刘意味深长地说:“要说美,还是当孩子的时候,董桥村最美。”

  粮食丰收了,董桥村“病”了

  顺着老刘的思绪,回到上世纪60年代,“美景”浮现脑海——稻田里的水是可以喝的,池塘是可以游泳的,青蛙知了是可以吵死人的,乌龟甲鱼是可以随处捡的。

  那时候,大家都不知道“污染”为何物。种田需要肥料,把猪粪、鸡粪堆在一起糊上泥巴,沤上一段时间后再撒进田里;有害虫袭扰,在田埂上点亮一个灯泡,下面放一盆凉水,害虫自投罗网。

  “那时候的米呀、面呀、菜呀,吃得真是香。”老刘说,时至今日,他最怀念的还是母亲做的“手擀面下白花菜”,“现在,随几好的面、几好的白花菜,就是冇得原来的味道。”

  环境是好,但穷啊——在老刘儿时的记忆中,去供销社买猪肉,排在前面的挑肥肉,排在后面的只能选瘦肉。

  进入上世纪80年代,老刘成了村干部,农民要改变贫穷落后的局面,必须要向土地要产量。化肥成了抢手货,从最初的每亩10斤到20斤,再到50斤,最高峰时一亩水稻施肥150斤。农药变得很紧俏,剂量越来越大,毒性越来越强。

  粮食丰收了,可董桥村“生病”了。各种瓶瓶罐罐散落在沟渠堰塘之中,房前屋后到处是塑料袋子,地下水发出骚臭异味,村民出现肝肾疾病的日益增多。老刘的顺口溜来了:“青苔长得像地毯,芦苇竖着像旗杆。水葫芦长得像楼板,蛤蟆跳上去闪都不闪。”“董桥村水源丰富,可春播需要去其他村子抽水,河边的住户举家搬迁。”都生病了,要这丰收有何用?都搬走了,当这支书又如何?

  在发展中整治环境

  人居环境,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!

  可如何整治,老刘进退维谷:禁用农药化肥,村民们的收成谁来保证?可任由污染加剧,全村人的未来又在哪里?

  发展才是硬道理——老刘认准这个死理。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2007年,村里通过招商引进第一家企业——振坤琉璃瓦厂。2012年、2014年,安园生态产业园和豫建建材厂先后落户董桥村。

  3家企业相继建成投产,最大受益者当然是老百姓。一方面,村民们每年获得土地流转费用,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在企业务工赚工资。

  请听老刘的顺口溜:“不出村,不出镇,不上东北,不下深圳。月平工资2000多,就近务工乐呵呵。”有了稳定的务工收入,不再指望土里刨食,当老刘提出进行人居环境整治时,大家伙没了二话。

  2015年,安陆市提出打造“全国一流、湖北示范”生态循环农业样板区。2016年4月,国家发改委、农业农村部(原农业部)公布全国首批农业面源污染综合治理试点县市名单,安陆市榜上有名。以此为契机,董桥村清挖堰塘32口,建成活水生态水网系统,降解化肥、农药氨氮磷含量,建成硬化绿化渠道3000余米,推广“稻+虾、蟹、鳅、鳖、蛙”种植养殖模式、垃圾分类和秸秆回收利用项目。

  走进董桥村,每家每户门口都配备了垃圾桶,同时在每家菜园或花园里挖一个腐化池,用于回收剩菜剩饭。村两委开展“垃圾分类”评比活动,由村民代表组成考评团,不定期检查农户的垃圾分类情况,评出“最清洁”“较清洁”“清洁”及“不清洁”农户。

  连续两次获评“最清洁”的刘宗特很自豪,今年初孩子们回来过年,纷纷伸出大拇指:“一些大城市都没做到垃圾分类,没想到咱们村做得这么好!”连续两次获评“较清洁”的刘丹丹说,要继续努力,争取下次评比获得“最清洁”。

  从干净向美丽升华

  老刘的大儿子在北京工作,几次想把他接到北京去住,可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大城市有啥好的?不如农村住着舒坦。”

  在董桥村,随处可以感受到“舒坦”。2017年11月,湖北省公示美丽乡村建设试点村名单,董桥村榜上有名,借助省市县各级资金,董桥村从干净向美丽升华。

  漫步董桥村,一河清水绕村而过,三座老石桥雕龙画凤,斑驳的大碾盘讲述着岁月的故事,各式小洋楼洋溢着幸福的生活,还有青石砌坡、白玉护栏、绿树成荫、凉亭矗立、青砖黛瓦……如今的董桥村犹如小家碧玉,温婉俊秀。“这么美的环境,谁不想回来?”说这话的,是4组村民刘自江。多年前,因为家门口污水横流、蚊蝇成群,刘自江举家搬迁到隔壁张岗村。2018年,看到董桥环境越来越好,他又重新搬回了董桥村。像刘自江一样“去了又回”的村民,不下10户。

  老刘说,通过这两年美丽乡村建设,他有三点感受:一是建设过程中,要像艺术家打造艺术品一样,精细施工;二是要最大程度地获得群众支持和参与;三是要建立长效的管理机制,持久长远,有生命力。“比如村里的公共环境卫生,要利用公益性岗位,让村民参与并按劳所得;再比如村里花草树木的维护,也要有章可循。”老刘说,美丽乡村不能像温室里的盆景,要经得起风吹日晒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

  今年年初,村两委换届时,老刘光荣退休了。有村民给他献上一首顺口溜——修的是民生路,挖的是丰收塘,建设的是美丽乡村,造福的是子孙后代。老刘哈哈一笑:“过奖过奖,还是有一点遗憾的,村里的农旅产业还没发展起来。”一旁的新支书刘友法打趣道:“老书记,放心吧,这个小目标,很快就会实现。”

  如画的风景,满足的笑脸,共同为董桥村的美丽蓝图擦亮了底色。老刘说,上世纪60年代的自然环境加上现在优越的发展环境,这就是他的美丽田园梦。


扫描分享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